• 浮华 - [只是想写]

    2008-12-14
    早在很小的时候,就已经懂得爱美丽。
    我记得妈妈用的口红是极其艳丽的红色,有点象是玫瑰的花瓣非常娇嫩可人 我有时候会背着她把口红涂在嘴上,一层又一层,仿佛是必须把本已经鲜艳的唇色覆盖得看不见为止,殊不知少女的艳丽并非是口红的光泽所至。

    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那种颜色,叫玫瑰灰。

    我非常非常钟情的颜色,似乎再没有其他能让我如此热爱。
    我穿的内衣,用的牙刷甚至连眼镜架的颜色,都是。

    那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弄得全身都是粉红,...